当前位置首页 > 睿泰数字出版 > 资源中心 > 产业研究

出版业数字化转型:「读者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」

作者:retech 发布时间:2017-08-23 16:02:19

如何把读者当做「合作伙伴」是出版业在数字时代的冲击下所面临的一大挑战。


「愈多的挫折」


美国版权结算中心(Copyright Clearance Center,简称「CCC」)在今年春天伦敦国际书展(London Book Fair)上发布的白皮书介绍了STM(Science, Technology, Mathematics)出版、教育出版和出版贸易等领域的高管对数字出版业发展的看法。


这一文件是由CCC子公司Ixxus委托Imbue Partners 所开展的基于 25 位公司高管的调查而得出的结果。


克里斯托弗·肯纳利(Christopher Kenneally)组织领导了主题为「出版业的数字化转型」的「伦敦观察系列主题研讨会」(London’s Insights Seminars),参与讨论的还有泰勒弗朗西斯国际学术出版集团(Taylor and Francis)的麦克斯·加布里埃尔(Max Gabriel)、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(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)的瓦伦蒂娜·科尔克(Valentina Kalk)和全球性研究和咨询公司Outsell(专注于数据和信息产业情报)的大卫·沃尔洛克(David Worlock)。


肯纳利在《出版观察》(Publishing Perspectives)中指出,据高德纳咨询公司(Gartner)估计,到 2020 年「 四分之三 的公司业务将完成数字化或处于数字业务转型过程中。」但高德纳的研究表明,只有 30% 的公司可能取得成功。「而且,成本可能会相当高。」


CCC子公司Ixxus委托进行的调查向 25 位受访者提问:他们在数字化道路上走了多远。


正如肯纳利所指出的,「这是一场比赛吗?谁领先?终点在何方?」而就高管们的回答来看,肯纳利总结道:「出版业的「数字化转型」既鼓舞人心亦模棱两可。」


上图为CCC/ Ixxus白皮书中出版业数字化转型之路专题的「行业领英」观点数据。


出版业高管们选出了5个最有发展前景的领域:数据存储(storage)、元数据(metadata)、内容灵敏度(content agility)、可发现性(discoverability)和协同合作(collaboration)。


「问题的关键」


作为CCC「书之外」(「Beyond the Book」)系列的一部分,马克斯·加布里埃尔(Max Gabriel在伦敦一个关于音频播客版的讨论中谈到了数字化的一个关键点——从以产品为中心转向「与顾客建立长期关系」。


作为泰勒弗朗西斯的首席技术官,加布里埃尔曾在培生集团印度和非洲分部、辉瑞制药公司(Pfizer)、摩根士丹利金融服务公司(Morgan Stanley)和帝亚吉欧高级酒品公司(Diageo)都有过职业经历。


他在讨论中告诉肯纳利,「无论是金融服务、制药还是消费品领域,知顾客所想、了解顾客诉求、解决顾客问题才是开展一切活动的核心。」


「我知道这已是老生常谈,但对于出版商来说,这却是很难做到的事情。出版商在做的多是告诉顾客怎样的才是好书,怎样的才是好杂志。我们来评判内容的准确性,我们是质量的把关人。」


「我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作者的需求是什么,研究人员的需求是什么,而最终地,读者想要什么才是问题的关键。」加布里埃尔如此说道。


上图为CCC/ Ixxus白皮书中出版业数字化转型专题的「行业领英」观点数据


「出版商的核心角色」


例如,肯纳利向 Outsell 的联合主席大卫·沃尔洛克(David Worlock)询问了其对于读者仅想购买书的一部分而不是整本书的趋势的看法。沃尔洛克回答道,「是的,他们可能在告诉你,他们只想付饮料的钱而不愿付瓶子的钱,诸如此类。」


沃尔洛克上个月在柏林出版商论坛(Publishers’ Forum )上发表了关于 2017 年出版策略的开幕致辞。


实际上,他在 1985 年就已经介入数字内容行业了。那年,他成立了电子出版服务有限公司(Electronic Publishing Services Ltd,简称EPS)。


他告诉肯纳利,当下的挑战是如何把顾客当做伙伴或利益共同体,而不是将其对立起来。


「出版商的角色在发生变化,」沃尔洛克说,「为了满足顾客对内容可发现性和访问权限等方面的需求,我们必须始终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做好准备,放弃那些我们自认为是核心的角色,而是成为被人们所需要的角色。」


他还认为,出版商应当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充当首要角色,出版商的业务就是解决问题。


「在网络上,你必须依靠大量的协作才能为终端用户提供解决方案。这是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工作方式,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。我们如何进行总结?我们如何映射?我们如何让人们区分出次要信息,从而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信息?」


「内容描述业务」


肯纳利提出了调查出版业高管过程中的一个有趣内容:他们认为,当下出版商更多的是开展内容描述业务,而不是内容创作业务,这也从侧面强调了元数据的重要性。


「而对于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,无论如何革新以深入数字产业,内容仍占据着金字塔的顶端。」


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的总监瓦伦蒂娜·科尔克(Valentina Kalk)认为,对元数据的控制是非常困难的。


科尔克说,「当与一个新的商业伙伴或者一个大批发商合作之时,你就必须改变原有的元数据分配方法。我希望这种情况越少越少,因为分配方法的变更是一项非常繁琐的工作——你还必须更改创建元数据的方式。」


「我希望我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,」她说,「比如将出版社的内容与机构其他部分的内容整合在一起,以便拥有一个对整个机构有效的元数据,而不只针对其书籍和期刊。」


上图为CCC/ Ixxus白皮书中出版业数字化转型专题的「行业领英」观点数据


「参与式游戏」


沃尔洛克的观点是,即使在解决这一合理且有价值的挑战前,技术和市场变化的速度可能会比我们寻求所有解决方案的速度更快。


「我们将会遭遇越来越多的挫折,直到我们的态度改变且接近我们在这里听到的态度——我们开始说,我们是参与式游戏中的玩家。」


「这并不是他们对抗我们,我们是一个整体。而我们向前发展的唯一方法是:携手共进。」


(来源:E出版)



Copyright © 2016 睿泰集团 版权所有
公司业务包括: e-learning课件制作数字出版,数字教育, 人才发展解决方案
沪ICP备14024585号-4
Tel: 400-675-1989
Email:service@retechcorp.com
Web: www.retechcorp.com
QQ: 603483407